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
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
今天是:
天气:
高级检索
  当前位置:首页 » 监狱文化 » 新生之路  
 
我的霸道姐妹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 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15日 【字体:

刚入监时,最怕的一件事就是亲人来探视,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们。长辈还好些,若来的是同辈的四个表亲姐妹,我真不知该往条地缝里钻。

我是独子,没有亲兄弟姐妹,只有和我一起长大的两个表姐和两个表妹。改革开放初期,城市住房紧张,一家三代十几个人全挤在一个四合院居住。那时这样的情况很普遍,不过我们家有些与众不同,因为我们家是女人说了算,男人靠边站。

正因从小一起长大,我和表姐妹们感情深厚。据母亲说,我被捕的消息传回时,们都不敢相信是真的。接到法院判决时,她们几乎是抱头痛哭。要知道,我长这么大从未见大姐哭过。

大姐是我们这一辈的长女,是大舅的女儿。从我记事之日起,她就是我心里抹不去的“阴影”。她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作为长女的霸气,姐弟们没有一个不怕她,特别是在饭桌上。小时候吃饭长幼分明,长辈用大桌,我们用小桌,大姐若不动筷子,小桌上没人敢端碗。这个家规一直保持至今。那时我们嘴馋,总是要挑肥拣瘦,大姐会毫不客气地使出桌下“无影脚”提醒我们。谁要是只挑肉吃,她会罚再吃一大碗蔬菜。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吃饭时发出不雅的响动和一边吃一边讲话,话最多的大妹经常被罚去洗碗。不过,从小养成的良好餐桌礼仪和习惯,让所有姐弟受益终身。如今,大姐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,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执行着从长辈那里继承来的礼仪习惯。

大妹的霸道比大姐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她是二姨的独生女,比我小一岁,从小能歌善舞,伶牙俐齿,颇受长辈宠爱。二妹的最大爱好就是拿我和表弟这两个同辈中仅有的男丁做“造型”,我们俩理什么发型,穿什么衣服,搭什么鞋子,背什么包,全由她来决定。如果我某天穿的不对,她一定会跳出来把我拉回去改造一番,反正不合她意就别想出门。虽然大妹最终放弃了做服装设计师的梦想而改考了医学院,可是一名牙医的她仍然没有放过我那邋遢的表弟,在他成婚之前,依然是由二妹主宰他的服装造型。

最霸道的是看上去斯文柔弱的小妹,她是家中的幺妹,小我七岁。小妹三岁时,姨夫意外离世,她成了全家最为关心和爱护的对象,只是小姨妈从不惯她。小妹不爱说话,笃爱书籍,十五岁时她就把家中各种藏书全读了一遍,那可是半屋子三个书柜!她十七岁保送中山医科大学,二十四岁药学硕士毕业,之后赴美国攻读博士,如今已是著名跨国制药集团的核心研究员。不知为何,话最少的小妹却是话最管用的那个。她不说则以,一说则是语出惊人,就连大姐也听他的,甚至一些重要决定也要征求她的意见,相比泼辣直爽的二妹,文静的小妹不用开口就可以左右许多家庭事务,无形的霸气才是真正的霸道。

我的四个姐妹,三个是医师,一个是药师,继承了家族的医药事业。她们个个出得厅堂,入得厨房,在工作中均能独挡一面,巾帼不让须眉;在生活中是贤妻良母,细心呵护家人,为家族开枝散叶。如今,老四合院已拆迁,但四世同堂的一家人仍然因她们而紧密相连。每当团聚之时,我的姐夫、妹夫们脸上洋溢出的幸福感足以说明,他们的小家也是女人说了算,男人靠边站。大姐夫常说,娶了这样的女人,男人才有面子。

怕什么来什么,该面对还是得面对。当她们四姐妹一同出现在会见室的隔音玻璃外,我的头始终难以抬起。大第一个抢到电话,冲我劈头盖脸一通臭骂,可骂着骂着就哭了,哭完了还强挤出笑脸说没事。大姐夺过电话,眼中噙着泪花,开始嘘寒问暖唠叨个不停,可是一句责备的话也没说。二姐历来柔柔弱弱,可上来却一反常态,无比坚定地告诉我,无论发生了什么,她们都不会放弃我,家里的事有他们四个就够了,她们会轮流照顾我母亲,待我出狱,大家都要帮我重建事业。小妹接过电话时,我的心一阵隐痛,她是为了见我远渡重洋飞回来的,她说来之前大家说好不哭的,可一到监狱门口就全哭了,怎么也忍不住。

令我吃惊的是,小妹当即做了个决定,她要回国工作,因为我的事情让她突然醒悟,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忘记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,组成社会的最小单位不是个人,而是家庭。她和我一样,离我们的大家庭越来越远离家越远就越容易忘本,越容易迷失自我。

是呀,我的罪行不就是忘本、迷失吗?我怎么没想明白呢?望着四个表亲姐妹,虽有一墙之隔,我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,如同回到了家里。她们用细致入微的关怀来体贴家人,用喋喋不休的方式来展示对家人的深情,更用她们的霸道来挥洒对家人满满的爱。她们的爱如一股暖流,浸润了冰冷干涸的心田,把我一点点拉回了远离的家。

正如我们的男人们一直认为的那样,女人比男人在家庭事务上有根深刻的认识、理解和更强的控制能力,凝聚能力。也许有人认为女人头发长见识短,但珍惜眼前的亲人和生活远比追求宏大虚无的长远规划来得实际,因为生活本就应该如此,活在当下才是生活的真谛。

我的霸道姐妹,值此妇女专属节日,让我送上对你们最真诚的祝福。愿你们幸福快乐,永远年轻美丽!(罪犯:王某驹)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分享到:
上一篇:【心灵之声】总第17期:妈妈——我想对你说
下一篇:【心灵之声】总第19期:轮回

联系我们 | 版权和隐私说明 | 使用帮助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
  版权所有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: 网站标识码:5200000086

 管理单位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 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,最佳分辨率1024*768浏览

 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  电子邮箱:newsgzjy@sina.com  联系电话:0851—85825041

贵公网安备52011302004206